《白昼梦》

管狐中心

含茨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管狐从沉睡中醒来,发现寮里热闹了不少。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反正阴阳师不唤他,他便一直在竹管中沉睡。妖怪的寿命长得很,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随意挥霍。

他来这阴阳寮的时间很早,晴明却很少会叫上他一同外出,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寮里闲着,也很少和其他式神聊天,总是一副独来独往的样子。

唯一会和他搭话的是三尾狐,她来得更早,是阴阳师的第一个式神。阴阳师以前倒是去哪儿都喜欢带着她,后来茨木童子来了,她便也闲了下来。

这日管狐醒来后来到庭院里,平日喜欢坐在樱花树下的茨木童子不知道去哪了,他便占了树下的位置,百无聊赖地抬头看樱花洋洋洒...

【茨酒】Like there is tomorrow

前天晚上茨酒深夜60分写的,选题:甜言蜜语,修改重发。一个病茨,也许致郁,注意避雷。

>>06

    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带着玫瑰花的香气打在茨木脸上时,他从睡梦中醒来,听到时钟敲打着陌生的悲哀。

    洁白的床单上,风干的液体凝结成斑块,无法抹去的痕迹让茨木再次想起了前一夜的欲情放纵。他缓缓靠过去,在爱人的额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。

    酒吞还未醒来,茨木下床的动作极轻,像是怕惊了所爱之人的美梦。

    走廊...

© 鸦无 | Powered by LOFTER